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在线论文

论传统书画作品中意境的理解途径

时间:2016/1/13 9:28:02  作者:论文在线  来源:论文在线  查看:36  评论:0
内容摘要:摘  要:在以往研究书画作品意境的文章中,作者大多是在探讨书画作品意境风格,意境的深浅、大小,而忽略了对理解作品意境方法的介绍。本文是建立在自己对意境理解的基础之上,提出一个易理解的欣赏传统书画作品中意境的方法。对作品意境的理解是:对通过对具体的每一个意象及其关系的理解...

  要:在以往研究书画作品意境的文章中,作者大多是在探讨书画作品意境风格,意境的深浅、大小,而忽略了对理解作品意境方法的介绍。本文是建立在自己对意境理解的基础之上,提出一个易理解的欣赏传统书画作品中意境的方法。对作品意境的理解是:对通过对具体的每一个意象及其关系的理解为基础,并加以综合把握后(也就是寻找所有意象及其关系代表的所有内含的共同趋势)最终所形成的对作品整体氛围的理解。

关键词:意境;意象;传统书画

On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Artistic Conception in tradition of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Abstract: In the past  article of study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s Artistic Conception, the authors mostly explore Artistic Conception style of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s, the Artistic Conception of the depth, size, while ignoring the introduction to the understanding of works of Artistic Conception methods. This article is founded on the own Artistic Conception understanding the basis of, and propose an easy to understand to appreciate the Artistic Conception in the tradition of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s. Understanding of the artistic conception of the work: understanding of the specific image and its relationship-based and comprehensive grasp (that is, find all the image and its relations on behalf of the common trend of all the intron) eventually formed understanding of the overall atmosphere of the work

Key words: Artistic Conception; Image; Traditional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存在着许多比较容易理解但难于表达的概念,比如在书画品评中的“逸品”“神品”“妙品”等。我想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汉字是形意兼表的象形文字,而它的的产生、应用起源于人们的一种“约定俗成”,发展到后来,就形成了人们在交流中的表达和接受两方,在传播过程中往往侧重于个人理解的内容和程度,更多体现的是对同一事物共同感受的默认,而忽略了对表述一方所表达方式和内容精确、详细的要求,对于接受一方则默许这种方式以体现自身的文化素养和思维能力。这就使得对于“意境”,也很难形成标准而又系统的解释。在以往研究书画作品意境的文章中,

作者大多是在探讨书画作品有什么样的意境,意境深浅大小……而忽略了对理解作品意境方法的介绍,本文是建立在自己对意境的独特感受之上,来提供一个易理解的欣赏传统书画作品中意境的方法。

1 意境、意象的理解

1.1意境

 

“意境”是指抒情性作品中呈现的那种情景交融、虚实相生、活跃着生命律动的韵味无穷的诗意空间。意境理论最先出现于文学创作与批评。三国两晋南北朝时代文学创作中有“意象”说和“境界”说。[{C}[1]{C}]唐代诗人王昌龄和皎然提出了“取境”、“缘境”的理论,刘禹锡和文艺理论家司空图又进一步提出了“象外之象”、“景外之景”的创作见解。此后,在书论、画论之类的著作中,类似的说法屡见不鲜。郭熙说:“春山烟云连绵,人欣欣;夏山嘉木繁阴,人坦坦;秋山明净摇落,人肃肃;冬山昏霾翳塞,人寂寂。看此画令人生此意,如真在此山中,此画之景外意也。”[{C}[2]{C}]所谓“景外意”,就是指的绘画的意境。作品能否引起欣赏者的艺术联想,是意境有无的关键性因素。笪重光说:“空本难图,实景清而空景现;神无可绘,真境逼而神境生。位置相  ,有画处多属赘疣;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C}[3]{C}]欣赏者能从“无画处”看出“妙境”,则全凭“有画处”激起的艺术联想。因此,意境是艺术触发想象联想、引发欣赏者情思的审美境界。表现艺术意境创造与开拓的本质特征,就在于以有限的具体意象,寄寓真切的情思,从而表达出丰富的人生体验或对于生活必然的理解。[{C}[4]{C}]

 

1.2 意象

 

所谓“意象”,就是客观物象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简单的说:意象就是寓“意”之“象”,就是用来寄托主观情思的客观物象。“意象”的提出,当推《周易》。“立象以尽意”,这一古老而深刻的命题,不但是《周易》的核心理论,而且是数千年来中国传统艺术的经典理论,它成为我国历史上阐述绘画、书法、音乐、诗歌等艺术的主要理论依据。如刘勰《文心雕龙·神思篇》中论“陶钧文思”时有述:“……然后使玄解之宰,寻声律而定墨;独照之匠,窥意象而运斤;此盖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此以“窥”“意象”为“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 [{C}[5]{C}]

2 传统书画品中意境的理解

书画作品中的意境是指通过运用书画意象及其关系形成的,凝结、传达着构建者的思想和情趣,而且这种思想和情趣是可以被阅读主体所感知的一种氛围。那组成艺术作品的意象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我认为可以概括为“关系”、“趋势”二词。

所谓“趋势”是指意象能够包含表达多种意义的可能性和能够表达多重意义的方向性。如前文所举古代诗词中常用的“月”这一意象,就有多种的意义趋势。

在进行解释这“关系”个词之前有必要达成这样的共识,一个基础单位的意象能不能成为一件作品。所谓的基础单位的意象,不是说只有一个物象的作品,比如梁楷的《泼墨仙人图》,整幅作品是一个人构成的,但它是一个物象而不是一个基本单位的意象,因为他衣衫不整,步伐蹒跚,脸面奇特……就不能说他是一个基本单位的意象了。作品中的意象会相互发生“关系”,而在他们所形成的这些“关系”中就共同构成了作品的意境。举个例子,在倪瓒的作品《容膝斋图》中,树与树之间,树与山坡形之间,山坡与远山之间,树与远山之间等都会形成相互“关系”。然而作为意象的“树”本身就会有表述多种含义的趋势,在这幅作品中是不是全都包含呢?要理解它在特定作品中所要具体表现的含义,就需要通过各个意象(树与山坡、远山等)与其他意象之间相互联系,形成“关系”后,相互限定,相互取舍,最终取得它们共同的趋势。可以说,也只有在一幅作品中所有意象的相互关系中才会理解作品的意境。

当然,我所说的这个“关系”不是传统书画艺术作品的关键,而更多的是西方油画的关键之处,无论是油画作品中所说的比例、色彩,还是透视等都内含此二字。能精确地处理这些关系以达到油画中丰富、逼真的意境是十分高妙的。而中国传统书画中的“关系”则更多的侧重于一种多位象征的“关系”,也就是“共同趋势”的“关系”,而不仅是物质形态上的“关系”。因此,我把理解中国传统书画的意境关键概括为“意象的共同趋势”,这种趋势就来源于意象的多位象征。

 

2.1 对书法作品中意境的理解

 

书法作品中的意境是由书法意象及其组合关系构成的,因此充分理解作品中的意象及其组合关系是理解作品意境的基础和关键。如前文所述,在书法作品中基本的意象包括笔法、墨法、线条、结构、章法等。

笔和墨的关系形成线条,书法作品正是通过线条的长短、粗细、正斜等矛盾的制造和化解而形成的。因此,线条是书法作品中最为基础的意象,而线条本身无论是外观形态还是所能承载的作者思想情趣都是十分丰富的。如《石鼓文》中的线条浑厚,是先秦古人哲学思想的表现;摩崖石刻线条苍茫质朴,是古人饱经历史沧桑巨变的脚步;《曹全碑》线条秀润流畅,是大汉先民扩大心胸中细腻情感的表现;颜真卿书法中线条的端坚挺雅,正是其爱国忠君人品的缩影;苏轼书法中线条丰腴古雅,正是其胸中万书的文卷气息。因此准确的理解不同的书法线条所表达的内涵是理解书法作品深厚意境的基础。

如在颜真卿《祭侄稿》中,线条厚重遒劲,寓变于正,时而浓烈时而枯涩,在饱含对亲人的浓厚感情和现实的残酷中行笔;时而连绵缠绕,时而如杵独立,是内心悲痛难抑和怒火中烧的心情;

在苏轼的《黄州寒食帖》中有一“纸”字,最后一笔逆势而下,线条极具锋芒而又一波三折,那种欲冲出纸面力透纸背的的长线中,正是他贬居黄州后愤懑而又无可奈何的内心境地,基于此就会比较容易理解全篇作品的整体意境。

{C}{C}论传统书画作品中意境的理解途径{C}祭侄稿{C}{C}论传统书画作品中意境的理解途径{C}寒食帖

而线与线的转乘形成关系,就构成了单个的形态字与字的形态,这是作品中的又一意象。与线条相比较而言,这一较容易识读的意象是更为容易理解的。同样以《祭侄稿》为例,在作品中有“荼毒”二字,两字笔画交缠连绵往复,即使对书法的感悟不深,每当看到此处时也会感到作者书写时的强烈情绪。

在书法作品中另一常用的意象是章法,其中最为成功的莫过于杨凝式的《韭花贴》,该作品字距、行距疏朗给人以轻松、神清气爽的快感,而当你充分了解这幅作品时就会明白:这也正是作者正午醒来,尝到韭花之美味后的难抑之情,于是欣然作书。与之不同,《祭侄稿》作者书写时心中感情压抑,欲一时全部吞吐而出,因此全篇行气则是字密行浓。       

{C}{C}论传统书画作品中意境的理解途径{C}韭花贴

由于这些意象都是比较抽象的,因此读者在理解时需要一定的书写实践练习,才能较为充分理解他们所承载的思想和情趣。但是,理解作品意象不等同与理解意境,必须并在理解书法意象的基础上,总体加以综合把握(也就是寻找所有意象及其关系代表的所有内含的共同趋势),这样所得到的对书法作品整体氛围的感受才是对作品中意境的体会。

2.2对国画作品中意境的理解

 

{C}{C}论传统书画作品中意境的理解途径{C}在国画之中同样强调笔法、墨法、章法,谢赫说“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 [{C}[6]{C}]这是国画中的一般审美准则,同时也是最高审美准则。不同于书法、诗词这些以抽象的符号为载体的艺术,国画是以具体形象的事物为内容的,这会使其更易于理解。然而由于较为简单又会产生这样一种困难:人们往往会以自己对画中事物的理解去代替作者在画中寄予的思想和情趣,这样就会简化或是曲解了作品的意境。

我们通过具体的作品来分析说明。倪瓒的《容膝斋图》中,其基本意象包括树、石、坡、亭、远山、水等。这些意象都包涵了多种的趋势,而在他们相互形成的关系中又相互限制。比如“石”这一意象本身具有刚硬、清冷、永久等不同的代表趋势,在这幅作品中所传达的含义是通过枯树、孤亭等其他意象的相互关系中彼此限定,最终形成隐逸孤寂的作品意境,这一意境是每一意象的共同趋势所形成的。相反,假设这幅作品的树改为枝繁叶茂,虽同样是树这一意象但是整幅作品的意境就会发生改变甚至被破坏,因为枝繁叶茂的树不能表达孤寂的的内涵,与其他意象的关系中没有共同的趋势,关系也就破裂了,就无法在作品中存在。当然所有意象都是有笔墨表达的,因此与之相匹配的笔墨也是形成作品意境的关键部分。再作一假设,在这幅作品中倪瓒描绘石头的笔墨       容膝斋图

线条是酣畅淋漓的,如果以黄宾虹的浓墨湿墨笔法来表达又会怎样呢?整幅作品的意境会不会被影响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用浓墨湿墨画石头的黄宾虹是追求的温润华滋的意境,而不是倪瓒孤寂隐逸的思想情趣。

通过以上的分析或许会给人这样的错觉:随便的几棵树、几处坡,几间茅屋和几座远山是否就会产生与倪瓒作品相同的意境,具有相同的艺术价值?对于这种想法我不否定,因为倪瓒不仅可以模仿还可以被超越,但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这种认识上,则会忽略传统国画的精髓笔法和墨法,便不会接近国画的真谛。

与书法不同,国画中的笔法和墨法并不是全部以线条的形式来表现的,还有墨块也就是面的存在,这也就是为什么用墨在国画中要比在书法中显得重要。倪瓒说“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C}[7]{C}]让我们细细的品味这句话的含义。倪瓒说:画画的追求或说目的是为了“聊以写胸中逸气耳”,但却是“不求形似”。那他总要通过一定的方式来表达“聊以写胸中逸气耳”,那应如何表现呢?也许你会说“不求形似”那还是有“不似之型”!那么单是凭借一个“不似之型”是否能表达出这个事物应有的精神和作者寄托的思想和情趣呢?笔者拙见,这是不可能的,答案就在第一句“逸笔草草”,就是说用笔墨将“不似之型”所不能表达的东西表现出来。传统国画的精髓就在这四个字当中。通过运用笔墨来表现不同的线条形态,从而表现作者的思想情趣,而不仅仅是借助于完整的事物形态。在传统国画中这些线条既是绘画的过程又是绘画的结果,既是意象的组成部分又是意象本身,使中国画拥有了更加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和艺术魅力,这一点与书法是相同的。当然,对于这种“不似之型”与笔墨的关系,是古人主动选择的结果,如果将其理解为被动的则是对中国书画艺术的最大误读。

笔墨线条是传统国画中最基础、最重要的意象,这也是谢赫“六法”的根本。因此,懂得笔墨的原理是理解传统书画意境的基础。可由于笔墨线条所承载的作者的思想和情趣,是以多年的书写体验为基础的,如前文所说是建立在生命体验的基础上,那么没有这种体验的读者想要完全理解是十分困难的。这也是传统书画在当代的发展面临很多问题的原因之一。

3 结论

总之,对作品意境的理解是通过理解具体的每一个意象及其关系为基础,并在总体上加以综合把握后(也就是寻找所有意象及其关系代表的所有内含的共同趋势),最终形成对作品整体氛围的理解。在理解作品的过程中,“绝对意境”的大小则是由作者的思想和情趣投入与表现所决定的,而“相对意境”大小则是读者自身因素决定的,包括对书画基本意象的认识程度和对当时状况下思想情趣状态的理解。

书中线条,字态,行气,章法,内容等都是重要的意象,他们的不同表现形态体现者作者不同的思想和情趣,在作品中这些意象所表现的共同思想情趣的趋势,也就是他们的交集,就是这幅作品的意境。

 

参考文献:

[1]童庆炳.文艺理论教程 [M]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2]中国历代文论选第二册[M],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80-90

[3]笪重光.画筌,画论丛刊上卷[M] [M],171

[4]刘叔成,夏之放等.美学基本原理[M],上海人民出版社,447

[5]童庆炳.文艺理论教程[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6]中国历代画论选[M].湖南美术出版社,2007



[[1]]童庆炳《文艺理论教程》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2

[[2]]《中国历代文论选》 第二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 第80-90

[[3]]笪重光.《画筌》,《画论丛刊》上卷  171

 

[[4]{C}]刘叔成,夏之放等著 《美学基本原理》第三版 上海人民出版社 第447

[[5]{C}]童庆炳《文艺理论教程》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2

[[6]{C}] 《中国历代画论选》湖南美术出版社2007

 




Copyright©2000-2018 论文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论文在线版权所有 Email:hflwzx@foxmail.com  论文发表客服QQ1:411507089  
客服QQ2:2219005666  QQ3:122623001企业电话:4006823550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会在24小时内给予解决,欢迎您提供意见和建议!
中国互联网协会 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本站通过权威VISA安全认证 网站信息备案系统 本站通过电子交易安全认证 诚信互联网站

苏ICP备12059613号-2
Powered by OTCMS V2.4